我的女友叫小惠,她是我在網上認識的一個的網友,那時我19歲,她小我一歲。



聊的時間久了漸漸彼此就產生了感情,之後我們就相約見面了。



第一次見到她時,發覺她比她網上對我描述的要漂亮可愛的多,她的身材勻稱,大大的眼睛細細的眉毛,而且胸部也很圓潤,說實話看到那裡我眼睛一時就離不開了。



而相對她來說,我就有點平凡了,其實見面前我很擔心她見到我會很失望,所以我一直對她說我不帥,但她見面時卻說在她心裡我就是最帥的也是最溫柔的,聽她這麼說我還能多說什麼呢?就這樣,這一天她成為了我的戀人。



我們兩人見面後就經常約會,偶爾她也會來我家裡玩玩。



大家都明白要是身邊有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而且還對你有意思,作為一個男人是不可能一直做「正人君子」的吧。



當然我也是普通的男人,雖然以前也交過幾個女友,不過也就牽手、擁抱、接吻,卻從來沒上過本壘。



有一次,她來我家裡,我們一邊坐沙發看電影,我抱著她在兩人情緒高潮時終於吻了她,而且我還繼續想進一步就推到了她,但可能是都是第一次吧,所以總是找不到小穴口的位置,心裡越急就越進不去,最後就洩氣了,她並沒有責怪我反而一直在安慰我,並說我們下一次時間充裕點再試好嗎?我當時心裡那個高興啊,幸福啊。



我當然說好了,約好時間後,我送她去了車站,她為了給我省錢堅持不打車,我再感動。



由於我家住在浦東新區離世博園較近的那邊,而她家卻在普陀區那邊,所以每次見面都要費很多周折,不是要倒車就是要打車,總是很費時間。



有時我過意不去說要不讓我去她家找她好了,但她卻說她家裡管的比較嚴,見到男孩子來父母會不高興,而且她家還有門限不能晚於下午6點回家,回去晚了她父母也會生氣。



沒想到這點卻成了我女友被NTR的主因。



時間到了約好的那天,也許是上天給我的預警,那天她到了約定的時間還沒有來我家,我心裡就越來越煩躁,也給她打過手機,但她遲遲不接。



過了半個小時吧她打回來說她才剛出來還在路上,也許是我等得太心急了就發火了,說怎麼這麼晚才出來,她說對不起就掛了,之後就聽到門鈴聲,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她,她微笑著看著我,額頭還有些許汗水,原來她是跑著來的。



我心裡就像流進了一絲暖流,感覺鼻子有點酸了,一下子把她抱住,也不管她驚訝的表情,就把她抱進房間,一邊不停地親吻她的脖頸和耳尖(這是她的弱點),一邊興奮和感動的對她說「你這個小壞蛋竟敢騙我。」,而她卻對我說看到我心急和驚訝的表情,知道我是那麼想早一點見到她,她感到很開心不由得就逗逗我。



說到動情處我深深給了她一吻,並且第一次把我的舌頭伸到她口中,她也害羞且真摯和我的舌尖糾纏到一起,我慢慢褪去了她身上的短裙和T恤,我笨拙的脫去她的文胸和內褲,她也主動幫我脫下了衣服。



但好事多磨,事情往往不會那麼順利,也許還是太著急了,雖然找到了洞口,但嘗試稍微用力還是進不去(當時不知道那是因為她還不夠濕,而且我用的力量也太小了)。



我越急肉棒那裡就越不給力,由於反覆用龜頭摩擦她的小穴,那裡漸漸有點白的近乎透明的液體流出來了,我終於找到點感覺了,所以用手扶住對準洞口一挺,龜頭前面終於感到一陣溫暖和緊迫感,我還想體驗更舒服的感覺,就又挺了一下,但這下她喊了一聲「好痛」,就突然縮緊腰身,並且把大腿閉了起來,我剛進去一點的肉棒就掉了出來。



我安慰她說我會很慢很溫柔,但她說她很怕像剛才那麼疼,如果不太疼就再試一次。



我答應了她,就再次挺入,可跟剛才差不多的情況,也許是我怕傷害到她又或是缺乏經驗,我沒有扶好她的腿,她又一次喊疼並閉上了腿,她說她那裡有點疼了,下次再試好嗎?我說好吧,只好吻了她並幫他穿好衣服,之後我們在我家隨便玩了玩別的,到了下午5點,離她家門限時間有點趕了,我只能依依不捨送她走了,臨走前我讓她到家後給我來電話,剩下的網上聊。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非要囑咐她給我來電話,也許是因為剛才纏綿的緣故,也許是某種預示,因為她之前和我說過,她有一個比她大5歲的男性朋友,應該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她知道那個男人一直喜歡她,而且那個男人挺帥的,家裡也比較有錢,不過因為他交過不少女朋友了,所以我女友有點沒辦法接受他這種感情不專一的人,但又礙於從小一起的關係,就一直沒特別認真的拒絕過他。



也許這時我心底又想到了這點才囑咐她給我電話的吧。



我回來後一直等她的電話,可以一直等到晚上八點半她平時上網的時間,她卻還沒來。



我打給她手機的電話都是無人接聽要不就是在信號區外。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平時我都能安慰自己說沒事,只是吃飯晚了之類的,但那天我總有不好的預感,可沒想到事後證明我當時的不祥預感竟然應驗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過了這輾轉反側的一夜,總之第二天我還是不停的打電話給她,並在網上給她留了很多言。



在這天下午晚些時候她終於給我回了一個電話,並且是用公用電話打的,聽她的聲音就能感覺到她有心事,我問她「怎麼了,昨天怎麼沒給我電話也沒上網?」,她笑著說「昨天有點事。」,我說「什麼事啊?我昨天差點跑過去找你。」,她突然帶點哭腔的說「昨天我一晚上沒回家。」,「啊!為什麼?出什麼事了?」我心急的追問,她說「因為昨天路上有點堵車,所以回去晚了和家裡人大吵了一架就跑出來了。」,「那現在還沒回家嗎?」,「不,今天下午就已經回去了,因為手機沒電了,又怕用家裡電話打給你家裡人再生氣就跑出來用公用電話了。」,聽她這麼說我終於稍微放心了「那昨晚在哪睡的?小艾(她是我女友的好朋友,BTW.她也和那個男的好過)家嗎?」,她沈默了一下,沒有直接回答我「。。。。。。其實昨天我哭著跑出去後,一個人在外面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身上沒帶錢,本想打給你的,但手機又碰巧沒電了(多半因為我上午打得太多了),在一家小吃店外碰到他了。」,「他?」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就一緊,因為我立刻就知道我女友說的那個「他」指的就是那個男人。



「嗯,就是我那個從小一塊長大的朋友,他問我怎麼了,我說和家裡人吵架了,之後他就請我去吃東西。



我一邊向他抱怨家裡人的事,還,還稍微喝了點酒。」,聽女友說到這裡我心裡的不安越發增大,稍微頓了頓她接著說「也許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他說送我回家,我因為生家裡人氣就說我不想回去,他說那好,那先去他家吧,大晚上一個女孩子他也不放心。



我就坐他的摩托車跟他去了他家。之後。。。」,一段很長的默默無語,壓抑並且焦躁的情緒莫名的湧上我的心頭,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在聽到我女友那「之後」的內容後,我是多麼的吃驚並且憤怒,那是第一次有了想殺人的心情。



我(女友)和大剛哥(那個男人的名字)到他家後,他讓我隨便坐並且給我倒了杯水,不知道怎麼的,也許是很久不來了吧,對他家的環境感到有點陌生和新奇,總之我們隨便聊了一會兒,看看時間快到晚上10點了,也許是我冷靜下來了,所以我就跟他我先給家裡打個電話吧,他說他已經讓小艾給我家打完了,說我今天在小艾家睡,聽到這裡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但之後他說他從以前就一直喜歡著我,我說我知道,可我現在有男朋友了,他說他能比我男朋友更愛我,而且他說和其他女孩已經都不再交往了。



我說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現在的男朋友,可他說那我得不到你的心至少也要得到你的身子。



他一下子緊緊的抱住了我,並且親吻我的臉頰和脖子,直到這時我還認為他在開玩笑,我說別逗我了好嗎,大剛哥,我好癢。



可他並沒有停下來,反而把我抱到了床上,並且想親吻我的嘴唇,我躲開了,可他力氣比較大,躲了幾次後,終於他吻上了我的嘴唇。



他先是輕舔我的唇邊,然後想用舌尖伸進我的口中,我立刻緊閉上了嘴,可他一邊繼續吻著我的嘴唇,一邊用手撫摸我的胸部,有股奇怪的說不出的感覺湧了上來,我的力氣就像一下子走光一樣,接著他在我胸部上稍微用力,我輕叫一聲就張開了口,他趁機把舌頭伸了進來,並且纏上了我的舌頭,他的舌頭可能比較長吧,一邊用舌頭捲著我的舌尖一邊把他的唾液送了過來,我渾身發軟頭腦發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不能背叛我的男友,卻和男友以外的男人接吻而且還是舌吻,我難過的流下了眼淚。



他看到我流淚,好像一時停下了,我趁機說大剛哥,我,我想回家,他說好吧,我坐到了床邊,整理了下衣服,剛想起身,他突然把我從後面按倒,他說和我做吧,做完我就讓你回家,他一把撕開了我上身穿的T恤,然後把胸罩扯下來。



我想放抗他,可他一手抓著我的胸部,並用手指揉捏乳頭,同時用嘴吸吮另外一邊的胸部,我渾身一抖,力氣和勇氣再次都消失了。



他一邊兩手揉著我的胸部,一邊用嘴從胸口向下面親了下去。



他一邊親吻一邊用舌尖轉著圈舔我的肚臍,又癢又酸我身體說不出就在發熱,之後他撕去了我的短裙,並且把內褲也扯了下來,他用手輕撫我的小穴褶皺,我感覺好癢,身體不自覺抖了一下,他看到微微一笑,用嘴貼了上去,他親吻我的小穴那裡,吐出舌尖一邊上下移動一邊舔弄著我的小穴,隨著他的舔弄,我渾身燥熱,不住的抖動,心裡癢癢的卻又無從宣洩出來,而小穴那裡不斷流出淫液,他吸了一陣後說「好香好甜啊」。



然後他一隻手輕撫我的淡淡的陰毛,另一隻手用兩根手指稍微用力一捏我的陰蒂,「啊~~」我大叫一聲,頭腦中一片空白就好像死過去一樣的感覺,但意識還是有的,他看到我這種樣子好像很高興,繼續一邊舔著我的小穴,一邊用手指揉捏我的陰蒂,閒下來的手不是揉搓我的胸部就是用大拇指按壓我的菊花。



剛才那種衝擊的感覺持續不斷的襲向我,我無從思考自己被怎麼樣了,我也無從思考男朋友的事了,只是在一味的承受甚至說享受著這種快感。



看著我高潮不斷,他更加把舌頭伸向我小穴的深處,當他舔到小穴中的一處柔軟的阻礙之時,他好像一臉興奮的表情,我茫然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在興奮些什麼。



他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露出他那巨大的肉棒,說實話比我男友的大好多,我很害怕,可他按著我的雙肩,然後不斷親吻著我的耳邊、耳尖和耳垂,不斷的親吻我的脖子,就好像他知道這裡是我的弱點一樣,我好難受,好想要什麼東西來充實下,可是心底知道我的第一次要給我所喜歡的男友,但身體的感覺卻不停的對我說現在就想要滿足。



而他就像看出來我的感受一樣,忽然對我說「你是不是想要了?」我沒有力氣作答,只能拚命搖頭,表示我真的不能,可他笑了笑說,「可我看你的身體是想要了。



來吧,別忍著了,我來滿足你,讓你以後都不再想那個到現在還沒讓你脫處的男人。」他忽然把我的雙腿分開,我沒有力氣抗拒只能含淚看著他這麼做,他把腰身壓在那裡讓我沒辦法合上腿,他壓在我的上身,用一隻手把我的雙手按在頭上方,之後一邊用另外的手揉搓我的胸部,一邊用舌尖不斷圍著我的乳頭打轉,我的身體無法抗拒這不斷襲來的快感,腰身一直在挺動。



這時,他看準機會,用雙手扶住我的腰一下子把肉棒插了進來,剎那間的疼痛讓我從快感潮流裡清醒了過來,「好痛,大剛哥,不要,痛死了,真的好疼,求你了,讓我回家,讓我回家,好嗎?」我大叫著哀求著希望他能放過我,可他卻喘息著說「沒事沒事,就痛這一下,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後面我們慢慢享受吧。」,我一時還沒明白過來他說的話的意思,但當我看到床單上那一片緋紅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變成一個女人了,而且還是被男友以外的人。



我小肚子那裡火辣辣的疼,但我的心裡更加的痛。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對我,難道這就是他喜歡我的方式嗎?他插入我的小穴後沒有急著往外拔,他喘了口氣,之後趴在我身上繼續之前一邊揉搓我胸部一邊和我親吻,我已經心力具無,毫無抵抗的隨著他作弄我的身體。



這樣做了一陣子後,他開始了緩慢的抽送,我小穴那裡不斷傳來劇烈的疼痛,每一次抽送都想要撕裂那裡一樣,我哭著不斷喊著「啊啊,好痛好痛。



不要這樣,求你了,別這樣。」可他一點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越做越快,他興奮的喊著「好舒服,太舒服,小惠你這裡真的又溫暖又柔軟,而且還緊緊纏著我的肉棒,爽死了。」。



他趴下來抓著我的乳房,用力揉捏著,我的乳房瞬時扭曲變形,「好軟的咪咪啊,摸著太舒服了,光摸這裡都快要射出來了。」。



他不斷加速抽送,我的腰身也跟著不斷的前後擺動,漸漸地我疼痛的喊叫變成了輕哼「嗯,啊,好,好痛,別,啊,嗯嗯嗯。」,「小惠好像沒那麼疼了吧,那我加快速度,我想先射一發了。」他對我微笑著說,不,不要,我那裡還是有點痛,可還沒容得我說出來,他一下子用力插了進來,「啊啊~~~~~啊」我大叫一聲,不知道是出自痛苦還是別的什麼。



他開始加速深深的插入快速的拔出去,「好棒,小惠你那裡太棒了,我快舒服死了。」他叫著喊著,他緊擁著我一邊吻著我一邊快速的抽插,感覺到體內的異物不斷的深入又退出,隨著那異物的一陣脹大,雖然是第一次但我也知道他快要射出來,「求你了別射進來,我還不想懷孕。」我求著他,做出最後的讓步,可他卻說「放心吧,沒那麼容易懷孕的,而且我現在真的很舒服,不想射在外面。」,他說完更加快了抽送,我感到肉棒在一陣陣的抖動,「不,不行啊,別射進。。。啊。。啊啊~~~~」我的話還沒說完,他身體就一陣抽動,之後把肉棒深深插入我的小穴,頂在我的子宮那裡射了出來,「啊,不,不要,啊啊~啊,別射出,啊~」經過了十幾次的抖動還是不斷有精液射出來,我感到小肚子那裡暖暖的,身體也在不斷痙攣,說不出的強烈感覺剛剛襲向了我,之後我昏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我看到他還趴在我身上不斷揉著我的胸部,而他的肉棒還挺立在我的身體裡,他笑著說「你終於醒了啊,你都睡過去3個小時了,是不是太舒服了啊?現在是淩晨2點,剛才在你睡著時我又做了幾次,看著你泛紅的可愛睡臉,親吻著你濕潤的嘴唇,揉著你柔軟的胸部,再加上攪動著你嬌美的小穴,我可真是舒服死了。



你醒了我們就可以繼續了。」。



「不,別做了好嗎,求你了」我再次懇求著他,「這麼舒服的事為什麼你就不想做呢?來嘛,接著做吧。」他說完一下子又挺入了進去,「不要,啊啊~啊~~~~」可能是剛做完的緣故吧,我的身體真的非常敏感了,他進去的瞬間我就丟了,「什麼嘛,嘴上說不要,這一進去就先高潮了啊。」他嘲笑著我的樣子,「不,啊,啊嗯~~啊~~~」我大口大口喘息著,身體不斷抖動著,也許是連續的高潮吧,所以後面每一次都越發強烈且持久。



他沒等我喘息完,就立刻不快不慢的彷彿有某種節奏的抽送起來,我的小穴被他的肉棒不斷的翻弄,我的乳房被他不斷的揉捏,我的乳頭被他不斷的吸吮,我還和他不斷的深吻,我搞不清楚時間,我甚至搞不清楚我是否還活著,只是不斷地和他做愛。



我在高潮中不斷昏過去又醒過來,不知道是他第幾次在我的小穴裡射精了,也不知道我是第幾次高潮了,只是他還在拚命抽送著,他趴在我身上,粗暴的抓揉我的乳房,我的胸部現在有很多紅色爪印,但我卻感覺不到疼痛。



他把我翻過身讓我趴在床上,他從後面挺入進來,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更加深入了,感覺真的更舒服了,可他插進來後卻說「我累了,想歇會你要想要舒服就自己動吧。」我聽他這麼說身體竟然沒有一絲遲疑的就開始自己前後擺動希望更快的抽動,可是不知道是使不上力氣了還是怎麼的,動作不是十分順暢,好想快一些抽送好想要更多的快感,我只能思考這些了,這樣子過了一會,他開口對我說「想要的不得了是不是,想要就開口對我說,那樣我就幫幫你。」,我不停擺動身體可是他好像故意躲開一樣,不讓肉棒進的太深,我難受死了,說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話「我好想要啊,求你了,快點插進來吧,大剛哥,求你了」。



他恩了一聲,用雙手抓住我的屁股,一下子插了進來,「啊啊~~啊~~大,大剛哥,舒服死了。」我說了平時根本不可能說的話。



他用力的從後抽插我的小穴,我就像瘋了一樣擺動著腰身,「啊~啊~啊~啊嗯嗯~啊,好舒服,好,啊好,嗯舒服,繼續用力,啊~」我停不下來,只想要快感只想要高潮,不斷的想要插的更深。



「啊啊~~啊~大剛~~哥,我要死了,我快要死了~」我又快要丟了,可這時他卻突然停了下來,拔出了肉棒,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把我抱了起來,我背對他坐在了他的懷裡。



「大剛哥為什麼停了,我還要,插進來,求你了,讓我~嗯嗯~滋嗯」我回頭埋怨他為什麼拔出肉棒,結果他吻上了我的嘴唇,我們兩個深深的擁吻著,然後他扶著我的腰一下子落在他挺立的肉棒上,「啊~~啊~~啊啊嗯~~要死了~啊~~」我又感到了一份充實,他扶著我的身體上下擺動,我感到比剛才從後面來還要強烈的快感不斷湧上來,「啊啊~~舒服~啊,啊,大剛哥,啊,大剛哥,啊,哥,我要死了,要死恩~~恩~~啊啊啊~~~啊~~~~~」在一陣如大浪般的快感衝向我時,我又一次丟了,他又一次把精液咕咚咕咚的射了進來。



他好像也沒什麼力氣了,沒有把我放下來就抱著我躺了下去,肉棒還插在我的小穴裡,殘留的精液還在從肉棒和小穴的縫隙往外流,之後我就睡了過去。



在一陣舒服的輕柔快感中我醒了過來,我看到他抱著我,正揉著我的乳房。



我轉過頭癡癡的看著窗外,天空有些泛白了,好像快天亮了,我用力推開了他,跑進浴室,準備沖一個澡,打算把身上精液的味道洗掉,可他沒打算就這麼簡單放過我,在我打開淋浴器的時候,他走了進來,從後抱緊了我,一邊吻著我的頭髮,一邊上下其手,揉著我的胸部和下面的陰蒂,我這殘留著快感的身體,根本無法反抗他,我想告訴他我要走「啊啊,嗯嗯,大剛,哥,啊,天,天亮了,我,我該走了,嗯嗯啊,求你了,喔嗯,我也累了。



啊~~~」他聽完一下子把幾根手指同時插進小穴,並且掐住我的乳頭,我一下子就又丟了。



他哼笑著說「呵~你可以走啊,我不會攔著你的,但你沒衣服穿不是嗎?難道你想光著身子就出去嗎?所以嘛再等等,等店面都開門了,我去給你買衣服,吃過飯才走好了。」,之後他把我按到浴室牆上,讓我雙手扶著牆面,他再次從後面插了進來,並且雙手抓揉我的兩個乳房,「啊~啊~不要,不要。



啊~嗯嗯啊~大剛哥~啊」我拒絕不了身體上傳來的陣陣酥麻般的快感,我扭著腰身前後移動屁股,想要更多的快感,他賣力的抽插,把我的乳房牢牢抓住,他扭過我的臉用情的吻著我的舌頭,「啊~滋滋~嗯嗯~啊,快點,啊啊,再快點,我要死了~」我叫著想要高潮,他的肉棒不斷抽送,終於又一陣猛烈快感襲來,他大量的精液又射了進來,「啊~~~~啊~~不~~啊~~我會懷,我會懷孕的。」我在這陣快感中身體一軟順著牆面倒了下去,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之後隨便吸了兩下就走出去了,我也勉強站起來簡單洗了下身上的處女血跡和精液,但小穴裡的精液無論怎麼洗都還在不斷往外冒。



我心中一片悲傷,坐在地上大聲哭了起來。



大概半小時後吧我走出了浴室,看到他躺在床上抽煙,我只好坐在床邊不斷抽泣,他一把拉我躺在他懷裡說「哭什麼,別哭了,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以後我都會讓你這麼爽的。」我無措的看著他輕鬆吐出一個個煙圈,含著淚說「大剛哥,求你,我真的想回家了。」,「好吧好吧,我一會就去給你買衣服,別著急嘛。



反正還有時間,我歇會,你也睡會,我們還能再多做幾次。」,我無聲沈默著,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只要隨波逐流了。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畢業回家時的偶遇


我的女友叫小惠,她是我在網上認識的一個的網友,那時我19歲,她小我一歲。



聊的時間久了漸漸彼此就產生了感情,之後我們就相約見面了。



第一次見到她時,發覺她比她網上對我描述的要漂亮可愛的多,她的身材勻稱,大大的眼睛細細的眉毛,而且胸部也很圓潤,說實話看到那裡我眼睛一時就離不開了。



而相對她來說,我就有點平凡了,其實見面前我很擔心她見到我會很失望,所以我一直對她說我不帥,但她見面時卻說在她心裡我就是最帥的也是最溫柔的,聽她這麼說我還能多說什麼呢?就這樣,這一天她成為了我的戀人。



我們兩人見面後就經常約會,偶爾她也會來我家裡玩玩。



大家都明白要是身邊有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而且還對你有意思,作為一個男人是不可能一直做「正人君子」的吧。



當然我也是普通的男人,雖然以前也交過幾個女友,不過也就牽手、擁抱、接吻,卻從來沒上過本壘。



有一次,她來我家裡,我們一邊坐沙發看電影,我抱著她在兩人情緒高潮時終於吻了她,而且我還繼續想進一步就推到了她,但可能是都是第一次吧,所以總是找不到小穴口的位置,心裡越急就越進不去,最後就洩氣了,她並沒有責怪我反而一直在安慰我,並說我們下一次時間充裕點再試好嗎?我當時心裡那個高興啊,幸福啊。



我當然說好了,約好時間後,我送她去了車站,她為了給我省錢堅持不打車,我再感動。



由於我家住在浦東新區離世博園較近的那邊,而她家卻在普陀區那邊,所以每次見面都要費很多周折,不是要倒車就是要打車,總是很費時間。



有時我過意不去說要不讓我去她家找她好了,但她卻說她家裡管的比較嚴,見到男孩子來父母會不高興,而且她家還有門限不能晚於下午6點回家,回去晚了她父母也會生氣。



沒想到這點卻成了我女友被NTR的主因。



時間到了約好的那天,也許是上天給我的預警,那天她到了約定的時間還沒有來我家,我心裡就越來越煩躁,也給她打過手機,但她遲遲不接。



過了半個小時吧她打回來說她才剛出來還在路上,也許是我等得太心急了就發火了,說怎麼這麼晚才出來,她說對不起就掛了,之後就聽到門鈴聲,我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她,她微笑著看著我,額頭還有些許汗水,原來她是跑著來的。



我心裡就像流進了一絲暖流,感覺鼻子有點酸了,一下子把她抱住,也不管她驚訝的表情,就把她抱進房間,一邊不停地親吻她的脖頸和耳尖(這是她的弱點),一邊興奮和感動的對她說「你這個小壞蛋竟敢騙我。」,而她卻對我說看到我心急和驚訝的表情,知道我是那麼想早一點見到她,她感到很開心不由得就逗逗我。



說到動情處我深深給了她一吻,並且第一次把我的舌頭伸到她口中,她也害羞且真摯和我的舌尖糾纏到一起,我慢慢褪去了她身上的短裙和T恤,我笨拙的脫去她的文胸和內褲,她也主動幫我脫下了衣服。



但好事多磨,事情往往不會那麼順利,也許還是太著急了,雖然找到了洞口,但嘗試稍微用力還是進不去(當時不知道那是因為她還不夠濕,而且我用的力量也太小了)。



我越急肉棒那裡就越不給力,由於反覆用龜頭摩擦她的小穴,那裡漸漸有點白的近乎透明的液體流出來了,我終於找到點感覺了,所以用手扶住對準洞口一挺,龜頭前面終於感到一陣溫暖和緊迫感,我還想體驗更舒服的感覺,就又挺了一下,但這下她喊了一聲「好痛」,就突然縮緊腰身,並且把大腿閉了起來,我剛進去一點的肉棒就掉了出來。



我安慰她說我會很慢很溫柔,但她說她很怕像剛才那麼疼,如果不太疼就再試一次。



我答應了她,就再次挺入,可跟剛才差不多的情況,也許是我怕傷害到她又或是缺乏經驗,我沒有扶好她的腿,她又一次喊疼並閉上了腿,她說她那裡有點疼了,下次再試好嗎?我說好吧,只好吻了她並幫他穿好衣服,之後我們在我家隨便玩了玩別的,到了下午5點,離她家門限時間有點趕了,我只能依依不捨送她走了,臨走前我讓她到家後給我來電話,剩下的網上聊。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非要囑咐她給我來電話,也許是因為剛才纏綿的緣故,也許是某種預示,因為她之前和我說過,她有一個比她大5歲的男性朋友,應該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她知道那個男人一直喜歡她,而且那個男人挺帥的,家裡也比較有錢,不過因為他交過不少女朋友了,所以我女友有點沒辦法接受他這種感情不專一的人,但又礙於從小一起的關係,就一直沒特別認真的拒絕過他。



也許這時我心底又想到了這點才囑咐她給我電話的吧。



我回來後一直等她的電話,可以一直等到晚上八點半她平時上網的時間,她卻還沒來。



我打給她手機的電話都是無人接聽要不就是在信號區外。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平時我都能安慰自己說沒事,只是吃飯晚了之類的,但那天我總有不好的預感,可沒想到事後證明我當時的不祥預感竟然應驗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過了這輾轉反側的一夜,總之第二天我還是不停的打電話給她,並在網上給她留了很多言。



在這天下午晚些時候她終於給我回了一個電話,並且是用公用電話打的,聽她的聲音就能感覺到她有心事,我問她「怎麼了,昨天怎麼沒給我電話也沒上網?」,她笑著說「昨天有點事。」,我說「什麼事啊?我昨天差點跑過去找你。」,她突然帶點哭腔的說「昨天我一晚上沒回家。」,「啊!為什麼?出什麼事了?」我心急的追問,她說「因為昨天路上有點堵車,所以回去晚了和家裡人大吵了一架就跑出來了。」,「那現在還沒回家嗎?」,「不,今天下午就已經回去了,因為手機沒電了,又怕用家裡電話打給你家裡人再生氣就跑出來用公用電話了。」,聽她這麼說我終於稍微放心了「那昨晚在哪睡的?小艾(她是我女友的好朋友,BTW.她也和那個男的好過)家嗎?」,她沈默了一下,沒有直接回答我「。。。。。。其實昨天我哭著跑出去後,一個人在外面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身上沒帶錢,本想打給你的,但手機又碰巧沒電了(多半因為我上午打得太多了),在一家小吃店外碰到他了。」,「他?」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就一緊,因為我立刻就知道我女友說的那個「他」指的就是那個男人。



「嗯,就是我那個從小一塊長大的朋友,他問我怎麼了,我說和家裡人吵架了,之後他就請我去吃東西。



我一邊向他抱怨家裡人的事,還,還稍微喝了點酒。」,聽女友說到這裡我心裡的不安越發增大,稍微頓了頓她接著說「也許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他說送我回家,我因為生家裡人氣就說我不想回去,他說那好,那先去他家吧,大晚上一個女孩子他也不放心。



我就坐他的摩托車跟他去了他家。之後。。。」,一段很長的默默無語,壓抑並且焦躁的情緒莫名的湧上我的心頭,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在聽到我女友那「之後」的內容後,我是多麼的吃驚並且憤怒,那是第一次有了想殺人的心情。



我(女友)和大剛哥(那個男人的名字)到他家後,他讓我隨便坐並且給我倒了杯水,不知道怎麼的,也許是很久不來了吧,對他家的環境感到有點陌生和新奇,總之我們隨便聊了一會兒,看看時間快到晚上10點了,也許是我冷靜下來了,所以我就跟他我先給家裡打個電話吧,他說他已經讓小艾給我家打完了,說我今天在小艾家睡,聽到這裡我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但之後他說他從以前就一直喜歡著我,我說我知道,可我現在有男朋友了,他說他能比我男朋友更愛我,而且他說和其他女孩已經都不再交往了。



我說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現在的男朋友,可他說那我得不到你的心至少也要得到你的身子。



他一下子緊緊的抱住了我,並且親吻我的臉頰和脖子,直到這時我還認為他在開玩笑,我說別逗我了好嗎,大剛哥,我好癢。



可他並沒有停下來,反而把我抱到了床上,並且想親吻我的嘴唇,我躲開了,可他力氣比較大,躲了幾次後,終於他吻上了我的嘴唇。



他先是輕舔我的唇邊,然後想用舌尖伸進我的口中,我立刻緊閉上了嘴,可他一邊繼續吻著我的嘴唇,一邊用手撫摸我的胸部,有股奇怪的說不出的感覺湧了上來,我的力氣就像一下子走光一樣,接著他在我胸部上稍微用力,我輕叫一聲就張開了口,他趁機把舌頭伸了進來,並且纏上了我的舌頭,他的舌頭可能比較長吧,一邊用舌頭捲著我的舌尖一邊把他的唾液送了過來,我渾身發軟頭腦發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不能背叛我的男友,卻和男友以外的男人接吻而且還是舌吻,我難過的流下了眼淚。



他看到我流淚,好像一時停下了,我趁機說大剛哥,我,我想回家,他說好吧,我坐到了床邊,整理了下衣服,剛想起身,他突然把我從後面按倒,他說和我做吧,做完我就讓你回家,他一把撕開了我上身穿的T恤,然後把胸罩扯下來。



我想放抗他,可他一手抓著我的胸部,並用手指揉捏乳頭,同時用嘴吸吮另外一邊的胸部,我渾身一抖,力氣和勇氣再次都消失了。



他一邊兩手揉著我的胸部,一邊用嘴從胸口向下面親了下去。



他一邊親吻一邊用舌尖轉著圈舔我的肚臍,又癢又酸我身體說不出就在發熱,之後他撕去了我的短裙,並且把內褲也扯了下來,他用手輕撫我的小穴褶皺,我感覺好癢,身體不自覺抖了一下,他看到微微一笑,用嘴貼了上去,他親吻我的小穴那裡,吐出舌尖一邊上下移動一邊舔弄著我的小穴,隨著他的舔弄,我渾身燥熱,不住的抖動,心裡癢癢的卻又無從宣洩出來,而小穴那裡不斷流出淫液,他吸了一陣後說「好香好甜啊」。



然後他一隻手輕撫我的淡淡的陰毛,另一隻手用兩根手指稍微用力一捏我的陰蒂,「啊~~」我大叫一聲,頭腦中一片空白就好像死過去一樣的感覺,但意識還是有的,他看到我這種樣子好像很高興,繼續一邊舔著我的小穴,一邊用手指揉捏我的陰蒂,閒下來的手不是揉搓我的胸部就是用大拇指按壓我的菊花。



剛才那種衝擊的感覺持續不斷的襲向我,我無從思考自己被怎麼樣了,我也無從思考男朋友的事了,只是在一味的承受甚至說享受著這種快感。



看著我高潮不斷,他更加把舌頭伸向我小穴的深處,當他舔到小穴中的一處柔軟的阻礙之時,他好像一臉興奮的表情,我茫然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在興奮些什麼。



他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露出他那巨大的肉棒,說實話比我男友的大好多,我很害怕,可他按著我的雙肩,然後不斷親吻著我的耳邊、耳尖和耳垂,不斷的親吻我的脖子,就好像他知道這裡是我的弱點一樣,我好難受,好想要什麼東西來充實下,可是心底知道我的第一次要給我所喜歡的男友,但身體的感覺卻不停的對我說現在就想要滿足。



而他就像看出來我的感受一樣,忽然對我說「你是不是想要了?」我沒有力氣作答,只能拚命搖頭,表示我真的不能,可他笑了笑說,「可我看你的身體是想要了。



來吧,別忍著了,我來滿足你,讓你以後都不再想那個到現在還沒讓你脫處的男人。」他忽然把我的雙腿分開,我沒有力氣抗拒只能含淚看著他這麼做,他把腰身壓在那裡讓我沒辦法合上腿,他壓在我的上身,用一隻手把我的雙手按在頭上方,之後一邊用另外的手揉搓我的胸部,一邊用舌尖不斷圍著我的乳頭打轉,我的身體無法抗拒這不斷襲來的快感,腰身一直在挺動。



這時,他看準機會,用雙手扶住我的腰一下子把肉棒插了進來,剎那間的疼痛讓我從快感潮流裡清醒了過來,「好痛,大剛哥,不要,痛死了,真的好疼,求你了,讓我回家,讓我回家,好嗎?」我大叫著哀求著希望他能放過我,可他卻喘息著說「沒事沒事,就痛這一下,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後面我們慢慢享受吧。」,我一時還沒明白過來他說的話的意思,但當我看到床單上那一片緋紅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變成一個女人了,而且還是被男友以外的人。



我小肚子那裡火辣辣的疼,但我的心裡更加的痛。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對我,難道這就是他喜歡我的方式嗎?他插入我的小穴後沒有急著往外拔,他喘了口氣,之後趴在我身上繼續之前一邊揉搓我胸部一邊和我親吻,我已經心力具無,毫無抵抗的隨著他作弄我的身體。



這樣做了一陣子後,他開始了緩慢的抽送,我小穴那裡不斷傳來劇烈的疼痛,每一次抽送都想要撕裂那裡一樣,我哭著不斷喊著「啊啊,好痛好痛。



不要這樣,求你了,別這樣。」可他一點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越做越快,他興奮的喊著「好舒服,太舒服,小惠你這裡真的又溫暖又柔軟,而且還緊緊纏著我的肉棒,爽死了。」。



他趴下來抓著我的乳房,用力揉捏著,我的乳房瞬時扭曲變形,「好軟的咪咪啊,摸著太舒服了,光摸這裡都快要射出來了。」。



他不斷加速抽送,我的腰身也跟著不斷的前後擺動,漸漸地我疼痛的喊叫變成了輕哼「嗯,啊,好,好痛,別,啊,嗯嗯嗯。」,「小惠好像沒那麼疼了吧,那我加快速度,我想先射一發了。」他對我微笑著說,不,不要,我那裡還是有點痛,可還沒容得我說出來,他一下子用力插了進來,「啊啊~~~~~啊」我大叫一聲,不知道是出自痛苦還是別的什麼。



他開始加速深深的插入快速的拔出去,「好棒,小惠你那裡太棒了,我快舒服死了。」他叫著喊著,他緊擁著我一邊吻著我一邊快速的抽插,感覺到體內的異物不斷的深入又退出,隨著那異物的一陣脹大,雖然是第一次但我也知道他快要射出來,「求你了別射進來,我還不想懷孕。」我求著他,做出最後的讓步,可他卻說「放心吧,沒那麼容易懷孕的,而且我現在真的很舒服,不想射在外面。」,他說完更加快了抽送,我感到肉棒在一陣陣的抖動,「不,不行啊,別射進。。。啊。。啊啊~~~~」我的話還沒說完,他身體就一陣抽動,之後把肉棒深深插入我的小穴,頂在我的子宮那裡射了出來,「啊,不,不要,啊啊~啊,別射出,啊~」經過了十幾次的抖動還是不斷有精液射出來,我感到小肚子那裡暖暖的,身體也在不斷痙攣,說不出的強烈感覺剛剛襲向了我,之後我昏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我看到他還趴在我身上不斷揉著我的胸部,而他的肉棒還挺立在我的身體裡,他笑著說「你終於醒了啊,你都睡過去3個小時了,是不是太舒服了啊?現在是淩晨2點,剛才在你睡著時我又做了幾次,看著你泛紅的可愛睡臉,親吻著你濕潤的嘴唇,揉著你柔軟的胸部,再加上攪動著你嬌美的小穴,我可真是舒服死了。



你醒了我們就可以繼續了。」。



「不,別做了好嗎,求你了」我再次懇求著他,「這麼舒服的事為什麼你就不想做呢?來嘛,接著做吧。」他說完一下子又挺入了進去,「不要,啊啊~啊~~~~」可能是剛做完的緣故吧,我的身體真的非常敏感了,他進去的瞬間我就丟了,「什麼嘛,嘴上說不要,這一進去就先高潮了啊。」他嘲笑著我的樣子,「不,啊,啊嗯~~啊~~~」我大口大口喘息著,身體不斷抖動著,也許是連續的高潮吧,所以後面每一次都越發強烈且持久。



他沒等我喘息完,就立刻不快不慢的彷彿有某種節奏的抽送起來,我的小穴被他的肉棒不斷的翻弄,我的乳房被他不斷的揉捏,我的乳頭被他不斷的吸吮,我還和他不斷的深吻,我搞不清楚時間,我甚至搞不清楚我是否還活著,只是不斷地和他做愛。



我在高潮中不斷昏過去又醒過來,不知道是他第幾次在我的小穴裡射精了,也不知道我是第幾次高潮了,只是他還在拚命抽送著,他趴在我身上,粗暴的抓揉我的乳房,我的胸部現在有很多紅色爪印,但我卻感覺不到疼痛。



他把我翻過身讓我趴在床上,他從後面挺入進來,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更加深入了,感覺真的更舒服了,可他插進來後卻說「我累了,想歇會你要想要舒服就自己動吧。」我聽他這麼說身體竟然沒有一絲遲疑的就開始自己前後擺動希望更快的抽動,可是不知道是使不上力氣了還是怎麼的,動作不是十分順暢,好想快一些抽送好想要更多的快感,我只能思考這些了,這樣子過了一會,他開口對我說「想要的不得了是不是,想要就開口對我說,那樣我就幫幫你。」,我不停擺動身體可是他好像故意躲開一樣,不讓肉棒進的太深,我難受死了,說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話「我好想要啊,求你了,快點插進來吧,大剛哥,求你了」。



他恩了一聲,用雙手抓住我的屁股,一下子插了進來,「啊啊~~啊~~大,大剛哥,舒服死了。」我說了平時根本不可能說的話。



他用力的從後抽插我的小穴,我就像瘋了一樣擺動著腰身,「啊~啊~啊~啊嗯嗯~啊,好舒服,好,啊好,嗯舒服,繼續用力,啊~」我停不下來,只想要快感只想要高潮,不斷的想要插的更深。



「啊啊~~啊~大剛~~哥,我要死了,我快要死了~」我又快要丟了,可這時他卻突然停了下來,拔出了肉棒,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把我抱了起來,我背對他坐在了他的懷裡。



「大剛哥為什麼停了,我還要,插進來,求你了,讓我~嗯嗯~滋嗯」我回頭埋怨他為什麼拔出肉棒,結果他吻上了我的嘴唇,我們兩個深深的擁吻著,然後他扶著我的腰一下子落在他挺立的肉棒上,「啊~~啊~~啊啊嗯~~要死了~啊~~」我又感到了一份充實,他扶著我的身體上下擺動,我感到比剛才從後面來還要強烈的快感不斷湧上來,「啊啊~~舒服~啊,啊,大剛哥,啊,大剛哥,啊,哥,我要死了,要死恩~~恩~~啊啊啊~~~啊~~~~~」在一陣如大浪般的快感衝向我時,我又一次丟了,他又一次把精液咕咚咕咚的射了進來。



他好像也沒什麼力氣了,沒有把我放下來就抱著我躺了下去,肉棒還插在我的小穴裡,殘留的精液還在從肉棒和小穴的縫隙往外流,之後我就睡了過去。



在一陣舒服的輕柔快感中我醒了過來,我看到他抱著我,正揉著我的乳房。



我轉過頭癡癡的看著窗外,天空有些泛白了,好像快天亮了,我用力推開了他,跑進浴室,準備沖一個澡,打算把身上精液的味道洗掉,可他沒打算就這麼簡單放過我,在我打開淋浴器的時候,他走了進來,從後抱緊了我,一邊吻著我的頭髮,一邊上下其手,揉著我的胸部和下面的陰蒂,我這殘留著快感的身體,根本無法反抗他,我想告訴他我要走「啊啊,嗯嗯,大剛,哥,啊,天,天亮了,我,我該走了,嗯嗯啊,求你了,喔嗯,我也累了。



啊~~~」他聽完一下子把幾根手指同時插進小穴,並且掐住我的乳頭,我一下子就又丟了。



他哼笑著說「呵~你可以走啊,我不會攔著你的,但你沒衣服穿不是嗎?難道你想光著身子就出去嗎?所以嘛再等等,等店面都開門了,我去給你買衣服,吃過飯才走好了。」,之後他把我按到浴室牆上,讓我雙手扶著牆面,他再次從後面插了進來,並且雙手抓揉我的兩個乳房,「啊~啊~不要,不要。



啊~嗯嗯啊~大剛哥~啊」我拒絕不了身體上傳來的陣陣酥麻般的快感,我扭著腰身前後移動屁股,想要更多的快感,他賣力的抽插,把我的乳房牢牢抓住,他扭過我的臉用情的吻著我的舌頭,「啊~滋滋~嗯嗯~啊,快點,啊啊,再快點,我要死了~」我叫著想要高潮,他的肉棒不斷抽送,終於又一陣猛烈快感襲來,他大量的精液又射了進來,「啊~~~~啊~~不~~啊~~我會懷,我會懷孕的。」我在這陣快感中身體一軟順著牆面倒了下去,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之後隨便吸了兩下就走出去了,我也勉強站起來簡單洗了下身上的處女血跡和精液,但小穴裡的精液無論怎麼洗都還在不斷往外冒。



我心中一片悲傷,坐在地上大聲哭了起來。



大概半小時後吧我走出了浴室,看到他躺在床上抽煙,我只好坐在床邊不斷抽泣,他一把拉我躺在他懷裡說「哭什麼,別哭了,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以後我都會讓你這麼爽的。」我無措的看著他輕鬆吐出一個個煙圈,含著淚說「大剛哥,求你,我真的想回家了。」,「好吧好吧,我一會就去給你買衣服,別著急嘛。



反正還有時間,我歇會,你也睡會,我們還能再多做幾次。」,我無聲沈默著,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只要隨波逐流了。